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阅读背景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[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]
道奇小说网 > 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>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掌人生死!
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掌人生死!
更新时间:2020-02-16 14:28
http://www.dooqi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掌人生死!

夜幕渐渐降临了。

坐在石凳上的这对男女,也感到了凉意。

春分时节的晚风,还是略刺骨的。

唐欢很绅士地脱下了西装外套,披在了表妹唐小婉的肩上。

“你们女人就是爱臭美。总是抢着时间打扮自己。”唐欢笑了笑,站起身来。

唐小婉却不服气,她双手紧着外套,跟在唐欢身后道:“都说男人三十一枝花,女人却是豆腐渣。我们要不抢着时间打扮自己,岂非亏大了?”

“等以后冻出了老寒腿,你就不这么犟了。”唐欢白了唐小婉一眼,径直往前走去。

唐小婉却是撇嘴道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我不后悔。”

女为悦己者容,唐小婉每次见唐欢,都会看似随意,实则格外仔细的打扮自己。

虽然不知道唐欢是否有欣赏过,但她乐意,也不后悔。

“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唐小婉跟在身后问道。

她明明向唐欢指了何书记的宅子,但此刻,唐欢却朝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“讨一杯酒,给你暖暖身子。”唐欢微微一笑。大步流星地朝前走。

唐小婉愣了愣。

这家伙难不成在市委大院还有熟人?

事实上,唐欢与这市委大院的领导,并没有任何交情。

他知道谭局长大名,也打过照面。但要说交情,实在谈不上。

可他此番走向的目的地,却是——

“这宅子是黄委员以前住过的地方。”唐欢笑了笑,说道。“你作为大院出身的孩子,应该知道吧?”

唐小婉怔了怔,点头道:“知道。那时黄委员在市委,可是响当当的人物。”

而现在,他却日薄西山,离退休不远了。

是唐欢一手造成的吗?

不能这么算,唐欢也绝对没那么大的影响力。

但黄委员走向末日的罪魁祸首,一定是唐欢。

没唐欢这“跳梁小丑”,黄委员不可能走到这一步。尽管他沦落至此,并非唐欢亲手所为。

唐欢微笑前行,这宅子很清冷,灯光昏暗。

“我听说黄委员走后,这宅子就没领导搬进来了。”唐小婉说道。“据说是风水不好。”

“你信风水?”唐欢笑问道。

“不信。”唐小婉摇头。“但也不反对。”

越是登峰造极的大人物,却容易陷入这个怪圈。旧时那些大人物,在没有形成科学这门学科之前,不也一个个追求长生不老吗?

唐欢唯物,尤其是近几年,他身上的铜臭味越来越重。

但心底里,却还残存一缕感性。

踏入院落,唐小婉一眼就瞧见了坐在院子角落的老者。

青衣白发,看模样得有七八十岁了。

可他却端坐在凉亭下独自饮酒,看起来十分享受。

唐小婉在这院子里住了十多年,却从未见过这个老者。

他是何人?

为何在黄委员曾经的府邸门口喝酒?

唐欢微笑上前,十分礼貌道:“前辈,能否借一杯酒喝?”

那老者头也不抬,用虽低哑,却中气十足的嗓音道:“自取。”

唐欢笑了笑,拿起石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。

然后递给唐小婉:“喝吧。这是好东西。”

唐小婉将信将疑。

这小老头的酒,能是什么好东西?

可她对唐欢绝对信任,一杯酒下肚,顿时浑身暖洋洋的,如有暖流贯穿血脉。格外舒适。

“没骗你吧?”唐欢笑道。

“这是什么酒?”唐小婉好奇道。

“断肠酒。”老者含糊不清地说道。

唐小婉吓了一跳,有些反胃。

唐欢却拍了拍她的后背,笑道:“前辈和你开玩笑的。”

略一停顿,唐欢继而说道:“辰老。御医国手。不仅精通古今草药,还自行研发了不少绝世良药。不少大领导都受过辰老的恩惠。又怎会给你喝毒酒?”

唐小婉一惊一乍,竟是完全没听过辰老大名。

薛神医,唐小婉倒是认识。而且跟父亲关系亲密。这辰老,又是何方神圣?

“你小子闯你的祸,发你的疯。跑我这儿来干什么?我跟你老子可没什么交情。”辰老问道。

可能谁都想不到,这是唐欢和辰老第一次见面。

在此之前,二人从没见过。

但聊起天来,说起话来,却仿佛相识多年的老友。气氛格外诡异。

“不是说了吗?我就是过来蹭一杯酒喝。”唐欢极为恭敬的递给辰老一支烟。哪像什么目无王法,狂妄自大的叛逆青年?

辰老接过烟,扔进嘴里道:“你不是来喝酒,而是来守株待兔吧?”

唐欢微微一笑,并不反驳。

守株待兔?

谁是今晚的兔?

唐小婉纳闷极了。

不过作为小女子,她此刻最好的选择,就是观而不语。

“当年你老子脾气就不小。”辰老玩味道。“没想到,你比你老子脾气还大。”

“我没觉得这是脾气大。”唐欢仍是笑着,可唇角,却泛起一抹诡谲之色。“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没脾气的都是大事化小,你却反过来。”辰老问道。“这叫没脾气?”

唐欢耸肩道:“泥菩萨都有三分火。我可不敢自诩圣人。”

顿了顿,唐欢意味深长道:“我也不想学您。一生悬壶济世,却为世人所弃。”

“嘴巴真臭。”辰老拿走了酒壶,瞪了唐欢一眼。“活该你们老唐家一辈子扯不清的恩怨纠缠。”

说罢,辰老提酒走了。

临走还不忘吐槽唐欢:“我就这么个落脚地。闹归闹,别把我这清净地糟蹋了。”

“您走好。”唐欢起身目送,面露敬色。

“德行。”辰老摇头晃脑,眼角却含有浅笑。“跟你那缺德老子一个尿性。”

唐欢含笑不语。

站在一旁的唐小婉,却眼巴巴地问道:“这辰老究竟什么来头啊?怎么会住在黄委员以前的家里?”

唐欢闻言,慢条斯理道:“这小老头八岁出山,十三岁就成了某些大领导的贴身医童。一身岐黄之术旷古烁今。别说住这市委大院。他就算想进红墙,跟那群大领导住一起。领导们也欢迎之至。还得把他当大爷供着。”

“这年头,有人掌权,有人掌财,而他,掌人生死。”

~~

晚上12点爆发~

http://www.dooqi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:道奇小说网
手表
数据线
手机